简体版|繁体版
网站支持IPv6
广西河池大化瑶族自治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土资源 > 新闻发布

大化县自然资源局三天化解一起历时五年信访疑难案件

2019-03-31 08:34     来源:大化县国土资源局
【字体: 打印

近日,大化瑶族自治县自然资源局,通过临床心理学专业人员参与,运用“心理学+纠纷调处”方法,成功调解一起当事人辗转于大化镇人民政府、县信访局、县林业局、县土地山林水利纠纷调处办、县府办、县人大、县纪委监察委等多单位之间,历时五年的山林纠纷信访疑难积案,前后仅用3天时间。

大化镇韦某与另一村民小组韦某某于2014年3月发生林地纠纷,韦某某向村民委、镇司法所反映,多次调解未果。2015年3月韦某某一气之下砍掉韦某在争议地种植的162株桉树,双方矛盾激化。韦某向县森林公安局报案,森林公安局依法对韦某某做出行政处罚。韦某此后向大化镇人民政府申请林地纠纷确权。由于当年划分纠纷地的老一辈大多不在世,即使在世也年事已高,因各种原因不愿作证,镇、村也没有保存1962年“四固定”和1982年“林业三定”关于纠纷地的文档、图纸等。双方举证不足又各持己见,镇综治办、司法所、林业站等调解多次不成功。2016年韦某向县人民政府提出确权申请。该案虽属于个人之间山林纠纷,但在不同村民小组,必须由各自村民小组集体向县人民政府提出申请,先把纠纷地确权到组,韦某个人申请确权属于申请主体不合格。因案件复杂、矛盾已经严重激化,都是乡里乡亲,两边的村民小组组长都不愿参与调处,县镇两级政府调处工作陷入僵局。

当事人韦某往返于县、镇多部门上访,其上访频次多,方式比较特殊。其每次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都带上一大摞“证据”,其文化程度较低,言语滔滔不绝,固执己见,利益上丝毫不让步,没有和解意愿。从到访至下班,韦某对接访工作人员解释相关法律法规和证据基本充耳不闻,工作人员甚至难以插话。要求领导和工作人员帮她解决问题,不得到其满意的答复,即一哭二闹三跳楼,曾多次到某部门跪拜分管领导和主要领导,数次和几个单位安保人员发生冲突,韦某五年来缠访表现如出一辙,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和领导见她唯恐避之不及。县、镇各部门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仍无法息诉罢访。今年3月中旬,县人大、县纪委监察委、县府办督办此案,要求县自然资源局、大化镇人民政府联合调处,限时办结。

县自然资源局领导班子对该案件十分重视。决定成立专案组,安排一名具有医学背景的国家职业二级心理咨询师担任组长。专案组讨论认为,五年来,大化县调处系统的精兵强将无法调结此案,说明走法律法规调处路线行不通,建议走“心理学+调处”的新工作路线。经过调查了解韦某五年来上访的表现、其家庭现状、社会支持系统、原生家庭和童年成长经历、个人心理创伤事件等,了解到她丈夫有意外事故颅脑外伤史可能有个性改变的情况,初步判断韦某疑似有某类型人格特点,这样的家庭难以通过一般途径达成和解。根据此特殊情况,专案组制定了特别的“心理+纠纷调处”方案。使用心理学方法,针对性施策,促成和解。从接收案卷到纠纷双方现场达成和解协议,仅历时三天。

大化县自然资源局农庭局长介绍说,机构改革后自然资源局负责水资源、森林资源、土地的确权工作,三大纠纷调处基本上都由自然资源局负责。近年来征地拆迁补偿、公益林补偿、木材价格上涨等因素引发的土地山林纠纷高发,而且大多是群体性纠纷,信访维稳压力很大。组建自然资源局后,局班子非常重视纠纷调处工作,为确保自然资源信访维稳工作顺利过渡,做到“队伍不乱”“工作不断”,整合、充实了调处队伍,把一名有临床心理学专业和林学专业复合型工作人员,其熟悉医学心理学、林学、土地森林法律法规、测绘、制图等专业知识,安排在土地山林水利纠纷调处信访维稳岗位上,做到人岗相适,实施“心理学+纠纷调处”创新工作机制,取得显著成效。自2018年12月到2019年3月四个月内,成功调解5年以上山林纠纷积案大案6件,涉及千人以上4件,纠纷时间最长达24年,成功率100%;成功劝退多起30人以上群体上访事件。而以往我县国土、林业部门一般一年只调解成功1-2件,有时连续4-5年没有调解成功一件。 凡调解不成作出处理决定的案件,绝大部分向市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或向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县、市人民政府为复议、应诉,浪费大量行政资源。而且土地山林纠纷的特殊性,判决后往往案结事不了。实践证明了“心理+纠纷调处”方法具有高和解率,说明我们创新工作方法是正确的。今后,我们将继续运用并在系统内推广“心理+纠纷调处”的工作方法,努力开创我县土地山林水利纠纷调处新局面。

相关链接